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段永平的博客

条条道路都可能通罗马,这里是一条"未必"最好但肯定能到的。

 
 
 

日志

 
 
 
 

巴比晚宴亲历记:中国富人大都开中产阶级的车(图) 经济观察报 (转)  

2010-10-24 02:06:49|  分类: 关于投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次强调,这篇是转的,我本人没去。看上去有点像是真的,没核实过。巴比晚宴亲历记:中国富人大都开中产阶级的车(图) 经济观察报 (转) - 段永平 - 段永平的博客 没看出来是谁写的巴比晚宴亲历记:中国富人大都开中产阶级的车(图) 经济观察报 (转) - 段永平 - 段永平的博客

巴比晚宴亲历记:中国富人大都开中产阶级的车(图) 经济观察报
巴比晚宴亲历记:中国富人大都开中产阶级的车(图) 经济观察报 (转) - 段永平 - 段永平的博客
9月29日晚,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在京与商界、慈善界人士共议慈善。

 这次巴比晚宴的时候,他们一开始发出邀请我并没太在意。我刚从美国那边登山回来,一到办公室,看桌子上放了一个邀请函。是传真件,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和公司的传真就发过来了,下面有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的签字,传真纸破破烂烂的也看不清楚。上面是英文,下面是中文,最后落款是盖茨基金会。其实传真发过来的时候,上面就写着声明是私人晚宴,没有捐赠任务,不会劝捐。

  我看了一眼,传真的大概内容就是邀请你参加几月几号的慈善晚宴,共同探讨慈善之道,后面注明是私人宴会,不会有媒体参加,不会劝捐。因此媒体讨论的一些问题其实第一份传真就说得很清楚。

  但是那个时候我就看到有一点问题了。我说他们两个来中国进行慈善,媒体叫劝捐,他叫慈善晚宴,有点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意味。因为我不相信巴菲特和比尔·盖茨不了解中国国情,他们生意做到这种程度,一定了解。但是我看到新闻说,他们在美国刚刚劝捐了20个人,而一些中国富人,比如像陈光标也兴奋起来了。接着他们就来到了中国。全世界的大背景是,大家都在关注中国经济,似乎中国最有钱,因此中国的富人应该承担社会责任,这甚至是为世界做表率。媒体上也不断有新闻出来,比如中国的富豪数量占全球第几之类的。按照这个逻辑,当然中国富人和中国企业家就应该去捐钱。但是对我们来说就会感觉很不舒服。

  首先,你们两个人请我们50个人过去,大家还怎么对谈?首先就不公平。那不是对谈,是你在布道。第二个问题是我们两国的环境极不一样,这些就不用讲了。比如慈善环境、企业经营情况都不一样。如果说你们来了,我们听从你们的号召,像陈光标给你献见面礼那样踊跃捐赠,那么你们在全世界都是英雄,大家会觉得中国民营企业家那么坏,被你们劝得都弃恶从善捐钱了。媒体肯定都这么讲,我们这些富人被感化了。但是如果不捐,全国人民会吃掉我们,国外媒体也会骂我们。现在每天报纸都在报道,都在说中国富豪怕露富怕捐款。这样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要么Yes要么No。我就觉得这样很混蛋。无论如何道德制高点都被他们占领了。我只讲一点,从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的背景来说,巴菲特曾经面临交易不透明的指责,比尔·盖茨的微软曾经被判定为垄断。微软是作恶的企业,至少曾经做过恶,而比尔·盖茨现在突然变成天使。

  这种情况下,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因此最初我的反应是不能跟着起哄。我对我们公司的人说,我去干什么。但是后来看到媒体越炒作越变味——这也是中国社会的问题,我觉得这次比尔·盖茨和巴菲特非常成功的一点是,在中国,他们真的就变成了上帝。炒作得太成功了,几乎就变成了大家都在看谁会去,谁不会去。虽然说名单不会公布,但是马上就有人宣布自己接受了邀请。比如张欣。其实后来在现场,张欣和潘石屹夫妇也很高兴,似乎他们觉得这是一种荣耀。两个人拿着相机到处照,张欣追着巴菲特签名说送这个送那个,很兴奋,甚至有些失态。包括吴征过来跟我讲了会儿话。他的观点是,巴菲特和比尔·盖茨这次来得好,“这可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我当时听着特别不高兴。这算什么历史性,它只是一部分中国商人拿参加这个晚宴作为一种无上的荣誉,另一部分被裹挟进来。

  后来感觉到不去不行了。虽然我不愿去,但我更不愿意被放在道德的天平上被大家拷问。开始的时候我还跟人说日程有问题,当时同时期有两件事情。一个是福布斯杂志的一个活动。《福布斯》杂志的范鲁贤打电话给我。我问他怎么看这个问题。范鲁贤直接说,千万别去,他们两个人根本不了解中国国情。然后他跟我说29号在澳大利亚有一个福布斯的世界CEO大会。后来宗庆后就是参加的这个活动。另外一个是我参加的一个民间组织大自然协会,28号晚上在成都有一个同四川省政府的晚宴,也会有一些企业家参加。

  后来我决定还是去参加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的晚宴,省得以后口水官司说不清楚。再说,我也不知道去了会发生什么事情。答应参加之后,对方很神秘。他们说,现在不通知地点,而是说到时候会通知具体的地点。然后就是问我要我的简历、照片和车号,给我们发车证。除此之外也没有人跟你交流其他问题。盖茨基金会的电话也根本打不进去,好像全中国全世界的人都在给他们打电话一样。

  于是那天我就坐着我的皇冠车去了。去了之后发现特别逗,停的都是类似的车,什么别克商务啦。我当时就想,这好玩儿了,中国最富有的人都开着中产阶级的车来跟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吃饭了。大家可能是刻意保持低调。

  去的时候,因为不知道那个城堡在什么地方,路上找了会儿,我还担心会晚到。一到门口,看到那架势我吓了一跳,庄园门口有上百个记者,全部夹道拿着相机在拍。我的车开过去的时候,闪光灯一片,就像奥斯卡走红地毯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拍到。我和太太坐在后座。玻璃也是摇上的。

  有两道关卡。记者们都在第一道关卡门口。我看到有一个车想闯进去,但是没成功。第一道看车证,到了第二道就要看请柬。保安们都在大门口的河边站着。第二道过去之后,有个大台阶,看过去全是保安。我们下了车,他们的人过来一下子就认出我来了。我想来迎接的小姑娘肯定是做了功课,见面就喊某总。我就问,来的人多吗。她回答说,来了一半了。我吃了一惊,才来了这么些人,看了下表,5点钟开始,我大概是4点45到的。

  进去一看,就是一个宴会厅。台上放了三把椅子——那三把椅子是杨澜、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坐的。台下一排4个桌子,一排2个桌子。第一排4个圆桌,一桌能坐10个人左右。我一看郭广昌已经坐在那了,沈国军也在,还有胡葆森。其实还是这些经常见面的人。再一看陈发树也在。还有陈光标。这时候陈光标就过来挨个散名片。他坐在中间的主桌上。

  其实每张桌子上也没有放每个人的名号牌。那大家怎么坐呢?因为吴征在那儿。吴征很规矩地站在那儿,走过来等于是变相引导每个人坐哪个位置。一会儿柳传志也过来了。我自己走过去,坐在最边上的一桌。这时候吴征走过来跟我说,有几年没见了,开始跟我叨叨之前的一些事情。这时正好李振福来了。他是诺华制药之前的中国区总裁。我们俩就开始聊天儿。陈光标又过来发名片。再等了一会儿,牛根生来了,潘石屹两口子也来了。王石过来看到我,就坐到了我旁边。接着王传福、张朝阳、马云、戴志康、马蔚华、李彦宏等都来了。我一看在场的人,大部分人都比较熟,就是陈光标不认识,王传福不熟悉,陈发树也不熟悉。除了企业家,还有一些政府官员,比如金人庆,还有民政部的部长李立国 (我也不认识,就是听人说李部长在),还有李连杰。还有一些人不认识,我想大概是做慈善团体的吧。

  杨澜主持开会,很简单,就讲大家今天坐下来讨论一下慈善事业。介绍了一下巴菲特和比尔·盖茨,我印象中好像没有介绍台下的诸位。巴菲特和比尔· 盖茨讲一讲他们怎么做慈善的,也就是报纸上的那些东西,大家都能看到。但是当中巴菲特的一些观点还让我印象蛮深刻的,他说要在让家人都生活好的前提下我们再做慈善。比尔。盖茨也认可了巴菲特的这个观点。这跟我们媒体上讲的,一些不顾家人生活状况的慈善有很大区别。套话讲得差不多了,就开始让底下人提问题讨论。

  杨澜就引导着让陈光标先问问题。陈光标把问题变成了一个发言,开始讲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慈善的,经过了一个什么样的过程。然后又讲他要裸捐,为了表示对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的尊重,也是一个见面礼,他要在什么时候裸捐。最后他提了两个问题,按照他的说法是希望能够提出两个请求,一个请求是希望这个慈善论坛在美国办,中国慈善家也参加进去;第二个问题是希望比尔·盖茨和巴菲特能够组织世界富人给中国的西部捐钱,帮助西部发展。比尔·盖茨和巴菲特在回答的时候,没有回应裸捐的问题,也没有回答关于西部的问题,但是对慈善论坛回答了一下,大概意思就是他们在美国的慈善活动大家都很积极,言下之意这也不是不可以。

  接下来是柳传志的发言。柳传志先讲了自己做慈善的宗旨,慈善首先要让身边的人幸福快乐,这是柳总一贯主张的。第二点他说他不主张裸捐,然后说中国的国情和美国的国情不同等。老柳的发言还是很实际的。接下来应该是李连杰的发言。李连杰的观点也很鲜明,他说慈善现在被你们这样来一做,好像就变成了富人的事情,所以大家都紧盯着富人,而实际上慈善是人人都应该做的。李连杰表现得很不卑不亢,讲的也很有道理。

  之前的发言人基本都是杨澜在引导,接下来就开始有要举手抢着发言的了。每个人的桌子上没有话筒,大家也是要拿着麦克风讲话,因此还是要举手示意,拿到麦克风再发言。我记得接下来应该是牛根生拿到了话筒。牛根生讲话比较大比较空,他的意思是说你们在美国的慈善制度100年来是什么样子的,其实人家也说过这个问题,上面也这么答了一下。后来他还要继续发言,杨澜就打断了他,说你这个问题就简单一点,一句话就行。

  那天中国企业家里很能讲的马云没吭气,冯仑也没吭气。倒是张朝阳讲了一番不客气的话。他讲得比较尖锐,也是说中国的国情和美国的国情差异很大,做慈善的环境也不同;并且中国的企业家和美国的企业家也不同,中国的企业家现在还是第一代,而比尔·盖茨和巴菲特为代表的企业家已经是美国商业几百年发展下来的产物。不过张朝阳虽然讲的尖锐,态度还是蛮客气的。因为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的姿态还是很好的。巴菲特还是很睿智的。我认为他们两个人在同中国企业家对话时很谦和,没有一点教训的味道。其中比尔·盖茨谈到他捐款的历程,先是捐给大学,后来发现不行,因为捐了一些研究项目,效率很低,最后没出成果钱就打水漂了,于是他就发现得自己弄,做基金会等。这些还是很让我受启发。

  张朝阳之后,陈发树发言了,他就讲自己有1000万的时候捐了300万,有一个亿的时候捐了3000万等等,有些话他之前也讲过。讲了很多。讲完之后,王传福说,做慈善不一定就是得捐钱,然后举了比亚迪在西藏做的一个能源项目。接下来是余彭年,那个老人家开始发言。我们就看到他颤颤巍巍地掏出一个稿子出来就开始念。他念的跟这个话题风马牛不相及,就念自己这么多年来干了些什么好事,大家一听,有些人就开始摇头,那有点像上小学给老师表忠心汇报自己做什么好事似的。而且他的口音还让人听不懂,一看还有好长的一个单子要念,最后吴征就走过去了,大概的意思说,简单说几句就行了,就给打断了。

  这时候,金人庆讲了一下。他说了一些中国企业家的问题,大意是慈善不可强求。同时又表扬了下政府,说之前捐赠只免3%的税,他在财政部的时候,一下子提高到了20%,这个减免额度比美国都要厉害。但是我心里想有一个重要问题你没说,这些钱只有捐给官方基金会的时候才能得到免税。

  我听着挺不舒服的。我们国家的商人和官员似乎全都争相向巴菲特和比尔·盖茨解释什么,不是一个平等的讨论,一提问题都像小学生请教那样。本来我也想发言,我想问盖茨和巴菲特,有没有想过参加完晚宴以后我们这些人该怎么办,但是我想一讲话肯定就尖刻;还是算了,于是一声不吭。杨澜过来问王石要不要发言,王石说算了。但我看他好像一直在发微博。潘石屹也发了微博,不过吴征派了个人坐在他后面盯着他,可能老潘发微博是出了名的。张欣也做了个发言,还不错。

  最后结束的时候,柳传志说,我还有重要的话要讲。他说,不明白今天这个会为什么弄成了闭门会议,结果现在外界传的一塌糊涂。然后他说能不能干脆就把今天大家的对话全部公开。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巴菲特和比尔·盖茨还是讲,我们这个聚会是保密的,我们尊重每个人,并且保证每个人的名字都不会被泄露出去。这时候大家全都坐在那里听着,鸦雀无声。我实在是想上洗手间,但是我一站起来巴菲特就盯着我。我想他的意思是看我是不是会就这么走了。陈光标的儿子也发了言。他儿子大概还是个高中生,拿着一张纸,用英文念自己的问题,大意是你们是怎么做慈善的,我们年轻人应该怎么做。

  接下来会议安排大家合影。会议一散,比尔。盖茨和巴菲特就下来跟大家聊天。张欣拿着很多东西过来让巴菲特签名,照相什么的。周边也有些人拿着请柬让巴菲特在上面签名,但都不像张欣那样是有备而来。潘石屹就四处跟人照相,结果王石就说他,说你这个照片不能发到微博上啊。潘石屹呵呵一乐。拍照前大家在一楼大厅可以拿酒喝,也可以先聊会儿天。像李彦宏这些英语好的人就围着盖茨和巴菲特聊。

  大家都到一楼的台阶上站好,要拍照片,陈光标抢了过去站在巴菲特旁边。其他人随便站,马云我们就站到了后排。后来网上流出去的照片似乎不是官方拍的。当时我们还没站好就有人抢拍了几张。其实我们开始刚进去的时候,还没开始讨论,吴征跟酒店的一个人就把一个女孩请走了,听说是新华社的记者,不知道被谁给带进去的。完了以后大家随便跟巴菲特、比尔·盖茨合影,不停地有人去合影。这时候我看到有个女的,拍所有人合影时也是她拍的,可能是活动的组织者,比较辛苦,巴菲特在跟她合影时,单腿跪了下去,就这么拍了张照片。我觉得这老头儿真是挺好的人。

  发言和讨论的过程其实很短,也就一个小时左右。不过还是能感觉到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很谦和,很诚恳,回答问题时非常睿智。

  接着大家喝了会儿酒,聊了一会儿,就到二楼吃自助餐去。基本上所有人都在。不过巴菲特、比尔·盖茨、杨澜、陈光标、金人庆和李部长都没在。胡葆森赶飞机去了,也没在。

  我吃了有半个小时,大家陆陆续续在聊天。我后面那一大桌,冯仑他们就在那儿聊起来了。吴征说,吃完我们下去再接着喝。过了一会儿王石和老柳都到别的桌串桌去了,我趁他们不在,就走了。

  一出门还是被吓了一跳。进来时记者还都在第一道门那儿,现在都已经进来了第二道门。后来听说陈光标进来时,还特意停了下,让大家拍照,接受采访什么的。出来的时候一看表,大概8点。其实也没有准点开始,大概也晚了半个小时。我走的时候特意看了下,车还不少,都是商务车,没看到有谁开个大奔啊劳斯莱斯的。司机就开着我的丰田皇冠3.0来接上我和太太走了。路上没堵车,我也没回公司,直接就回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084)| 评论(10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