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段永平的博客

条条道路都可能通罗马,这里是一条"未必"最好但肯定能到的。

 
 
 

日志

 
 
 
 

【引用】茅于轼们为什么会挨饿?  

2012-05-04 02:2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一日,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发了一个长微博,《我在60年代的挨饿经历》,文章描述了他在1960年作为“右派”被下放到山东藤县的挨饿经历,“我在藤县饿得没办法,全身浮肿,连鞋都穿不上,弯腰都困难。肚子饿了就靠喝水填充饥饿感。因此小便特别多,一个晚上要起来七八次。我之所以挺过来有一个原因,就是夏天和秋天时吃了许多蚂蚱。”

微博发出后,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截至五月二日早晨,转发量就已经突破一万。意料之中,不少年轻网友对“靠喝水和吃蚂蚱度过饥荒时代”的情节表示不理解,以《国际金融报》记者李卫玲为例,她在微博中质疑到,“真是很不理解茅!你们既然下去劳动了,难道就不种菜、不种粮食吗?再退一步说,你们不懂农业、不爱劳动、不种菜、不种粮食,你不会找找野菜吃吗?大自然赐给人类很多可食的东西,等着人们去寻觅。”

老实说,这样的“不理解”,当年我也曾经有过。小时候,奶奶就喜欢跟我们讲“过去的事情”。其中就少不了挨饿的故事。“开始吃树皮,树皮吃光了就吃白心泥(类似于观音土的东西)。好多人吃了又拉不出,给活活憋死了。”“地里发现一根红薯,大家都去抢,打得头破血流。”……这些故事,对我来说就像天方夜谭一般不可思议。那时候我就产生了一个疑问:鲁滨逊在荒岛都能生存,你们就不能靠双手生产粮食?

李卫玲的疑问也遭到不少网友的嘲笑,说这是“何不食肉糜”的现代版。其实我倒觉得,从好的方面来考虑问题,李卫玲还是提出了一个有价值的问题:上世纪60年代,茅于轼们为什么会挨饿?因此,我不愿意简单嘲笑为“何不食肉糜”,而是想通过对这个问题的梳理和思考,找到茅于轼们“挨饿”的深层次原因,从而在制度层面上杜绝类似“挨饿”惨剧的发生,真能如此,善莫大焉。

李卫玲质疑茅于轼们“为什么不种粮食、不种菜”。这话还真说对了一部分。在当时的中国,确实有一部分青壮年劳动力“不种粮食、不种菜”,他们干嘛去了?大炼钢铁。1958年8月17日,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全党全民为生产1070万吨钢而奋斗》的决议,从此掀起轰轰烈烈的全民大炼钢铁运动。大炼钢铁占用了大量的青壮劳动力,严重影响了农业生产。根据地方志记载,四川达县一个县就抽调了30万青壮劳动力去参加大炼钢铁。大批青壮年劳动力被抽去大炼钢铁之后,农村里就全剩下了“老弱病残”。用这些人来承担繁重的农业生产,即“种粮食种菜”,显然就是笑话。应该指出,1958年、1959年乃至于接下来的几年,中国大部分地方都风调雨顺,是一个丰收年份。可惜,由于没有足够的劳动力,大量粮食烂在田地里,白白浪费了。这就使得接下来的三年大饥荒缺乏坚实的物质储备。

顺便说一下,李卫玲说“大自然赐给人类很多可食的东西,等着人们去寻觅。”在一个因为大炼钢铁弄得山林光秃、河流干枯的地方,你去寻找什么“可食”的东西呢?

与大炼钢铁、人民公社运动同时进行的,还有盛极一时的“浮夸风”。什么是“浮夸风”呢?就是虚报产量,特别是虚报粮食产量。从湖北省开始,全国各地都在宣传“水稻高产”,“粮食多得无处放”,“吃饭不要钱”……你那里宣传亩产粮食1万斤,我这里亩产就有2万斤。1958年湖北的粮食产量只有197亿斤,却向中央报了450亿斤。这还不算最离谱的,河北徐水县,号称一年收获粮食12亿斤。虚报粮食产量会带来什么危害呢?那就是导致国家制定了错误的征收粮食额度(实物农业税)。于是,大家在勉强完成国家征收任务之后,家里就没剩下多少粮食了。这就让大饥荒的发生几乎成为一种必然。一个佐证是,浮夸风最严重的几个省,在大饥荒中饿死人最严重。

钢铁和粮食的双双“高产”,让毛泽东对形势产生了过于乐观的判断。他鼓动大家准备“提前进入共产主义”。在毛泽东的授意下,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在河南诞生了。为了体现公共食堂的优越性,不准社员在家做吃的,把所有的粮食加工工具没收,甚至扔到粪坑里;没收所有的炊具,大多数饮具(锅罐)被砸烂炼铁,使农民完全失去了自救能力,食堂仅有的一点粮食被干部、食堂饮事员多吃多占,使本来少而又少的一点粮食还被盘剥。人民公社取消了社员的自留地,压缩了社员的家庭副业。喂鸡喂猪都属于“资本主义尾巴”,必须割掉。这使得广大社员在面对饥荒的时候,彻底丧失了自救的本领——李卫玲要茅于轼们“种粮食种菜”,你去哪里种?没有自己的土地,你种在空气种吗?

如何从制度上防范大饥荒的再次发生,我认为,确立现代民主政治制度至关重要。如果人人享有民主权利,那么“大炼钢铁”、“人民公社”这些严重违背自然规律、侵犯公民权利的政策就不会那么容易出台。如果媒体享有舆论监督权利,那么信息就会不受阻碍地流通,“浮夸风”几乎不可能出现。

就算大饥荒出现了,如何使它的损失降到最小?茅于轼先生有着非常精辟的见解,“抵抗饥荒最有力的武器是自由。”这是对的。在经济上要赋予民众最广泛的自由。如果民众享有足够的自由,你怎能随时就让他丢下锄头去大炼钢铁?你怎能随时剥夺他的私有财产?你怎能阻拦他在饥饿的时候流出去寻找粮食?反之,“如果把人圈定在一个小圈子里,不许可商品和人口的任何流动,粮食只能自给自足,那么任何原因造成的局部供应不足都会造成饥荒,都会饿死人。”

  评论这张
 
阅读(14748)| 评论(3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