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段永平的博客

条条道路都可能通罗马,这里是一条"未必"最好但肯定能到的。

 
 
 

日志

 
 
 
 

【转载】台灣外省老兵的故事(2)葉老頭  

2012-08-31 02:2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您这目的真是历史研究?那好,我就慢慢讲了,希望您不要透露给他人知道,对你对我都好,您还年轻,别给自己找麻烦」

 

「我是在1947年加入了解放军,那时候我老家山东菏泽一带刚解放不久,你们不知道,那时候国民党军多坏,到一个地方,就抢啊偷啊,搞得老百姓都没得吃,我奶奶,就是被国民党兵气死的,把我家仅有的一只猪都给抢了,国民党太坏了,你看现在宣传那些国民党高阶的正面形象,那有什么用,就算上面形象好,也都被下面的鼠辈给坏光了,所以百姓们都希望共产党快点来解放」

 

「国民党与共产党在我家那打战的时候,我那时候得了热病,走两步路就要倒下,身体虚逃也逃不了,全家人都逃光了,只剩下我娘坚持留下来照顾我,突然有一天,几个国民党兵闯入我家,我娘吓死了,他们把枪架在我家窗口….应该说离窗还有一段距离的床上,还把我仅剩的一条棉被给抢走,把枪口裹住射击,我冷,娘只好抱着我取暖」

 

「共军打进来了,国民党军就在我家窗口我床边猛烈射击,那时候十六七岁,都半个大人了还吓得哇哇大叫,我娘直摀住我耳朵,别看她平常下田孔武有力,在那时她也吓得哭了,一魁梧大婶都能吓哭,你说这象话吗?」

 

「只见一颗手榴弹从窗外仍进来,那两个兵吓得马上往外冲,那个情况简直是吃了砒霜再上吊,死定了,结果等了几秒,慢慢睁开眼睛,竟然没爆炸?国民党说土八路土八路,我看还真有点道理,就连武器都土法炼钢,他奶奶的,有时候还失灵,结果这一失灵就把我小命保住了」

 

「换几个共军冲进我家,几个兵看到我俩,就示意要我们躲到床下,他们继续靠着窗户朝外射击,也不知过了多久,炮火停了,听到一阵欢呼声,屋里那几个也在欢呼,我就知道国民党已经被打跑,后来,几个兵架着我,送我到医院去,我的病才慢慢好起来」

 

「后来我就加入解放军,那时候还不叫解放军,唉!反正就是差不多那个时候改名的,华东野战军?就是后来的三野第三野战军,之后,我跟着部队一路往南打,什么徐蚌会战….淮海战役啦!渡江战役,解放福州,登陆平潭岛,解放厦门,这期间,我由战士提升为班长,入了共产党,还立了三等功」

 

「那时是49年10月,10月1号的时候我们围在一起听收音机,听到天安门广场奏了义勇兵进行曲,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大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战士们都好激动,部队里大部份的兵都来自乡下,一辈子都没到过北京,当然啦!国民党的首都南京倒是有去过,好歹也去过一个首都,我们光是想象天安门前面欢声雷动的场面,心里就好兴奋,信心大增,接下来厦门的解放一定能顺利达成」

 

「唉….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印证一句话”骄兵必败”,一路从北方打到南方,战无不胜,厦门解放后,从基层的战士一直到司令员叶飞,都认为打金门如探囊取物,如来佛捉孙大圣般容易,其实那时候的信心也不是凭空而来,上面就判断,金门守军都是一些残兵败将组成,根本没有主力部队,而且国民党一向不注重金门的防御,只要大军压境,马上就能拿下金门,甚至会不战而降,这下国军也只能跳海了。所以在进攻之前,部队还先发了饷,半夜出发前还加菜饱餐了一顿,豪言壮志说要”到金城吃午饭”」

 

「我记得那年十月的东北季风特别强劲,走在厦门海边,步行时感到一股强大的阻力,这跟北方的风那种找洞钻刺骨的感觉又不太一样了,这海风就像一堵墙一样,整个撞在你身上。出发那天,潮水的声音响得特别怪异,夜特别黑,什么都看不见,当然,对于奇袭来说,这是最好的时刻,到了这个时候,战士们仍然是信心满满,磨拳擦掌得要争取首功」

 

「运送的机帆船土帆船都是雇来的,快到金门岸边时,忽然敌人….唉…我的意思是,那时候还是敌人啦!反正,本来以为一切顺利的,结果还没到岸边,就被敌人发现了,好几颗照明弹打了上去,接着就是探照灯扫了过来,从对面海岸线上,开始传来密集的枪炮扫射声,曳光弹、枪炮弹的弧线映在夜空。」

 

「零晨两点多,那时候刚好是涨潮到最高点的时候,本来敌方开始射击,机帆船应该更加速抢滩靠岸才对,没想到离岸边还有一段距离,船竟然卡住动不了,这下可好,变成敌人火力的固定靶,我们只好从船舷两边往下跳,那时候那有什么救生衣,海水都要淹到嘴巴那么深,我们就用粗竹竿扎成三角架套在身上,半走半游得继续抢滩。原来敌军在滩头上设有很多反登陆桩或障碍物,一涨潮就被海水覆盖看不见,船冲到上面,不是被卡住,就是直接冲翻了」

 

「那简直就是用血腥来形容,一场屠杀啊!从抢滩载沉载浮时一直到攻上滩头,大约有两门机枪一直在点放”搭搭搭!搭搭搭!”,再加上步枪”碰!碰!”,那形成的火网,前面倒下几个后面马上就冲上去几个,就这样前仆后继,在炮火下推进,终于攻下了滩头上一沙丘阵地」

 

「你问的好,本来想说,攻上滩头,可以建个滩头堡了,可是我们回头一看,当场就傻了,你到过厦门金门就知道,那里滩头又缓又长,一退潮马上露出大片滩头,这潮水退得极快,好多运输船只来不急退回去就这样搁浅倒在滩头,被火炮击中爆炸造成海滩大火,结果滩头上抢滩部队反而变得目标显著,敌人连照明弹都不用打了;那些雇来的船工觉悟性也不够,彻回厦门时简直就是当在逃命,一点序列都没有,有些船只在退回厦门途中的金厦海域,被埋伏的军舰给摧毁,海面上到处是半沉燃烧的船只,就好像在海面上生火一样。这下可好,运送的载具都没了,第二波,第三波增援的兵力也就跟不上来。」

 

「我们原本计划是先攻打古宁头…..喔!你倒是提醒我了,现在人都叫”古宁头大捷”,结果跟着叫习惯也就忘了,本来那时候主功也不是预订在古宁头登陆,因为那时候都用帆船抢滩,结果东北季风太强了,大部份的船只被强风偏离了预定登陆地点,所以最后才在古宁头一带抢滩上岸,因为船只偏离上岸地点,所以建制被打乱,装备、武器亦均分散,但已经上岸的部队见此状,知道计划已经被打乱了,这个时候只能背水一战,有这种必死的信念后,反而发挥了更强大的战斗力,,在这滩头,待部队重整后,准备向内地冲击。

 

「天刚亮,就感到地面一阵震动颤抖,沙子仿佛都要跳起来,战士们心想不妙,恐怕是敌人重武器或坦克开来了,果然,只见几辆坦克掩护着步兵向从海岸防风林那端我们冲过来,机枪一边扫射一边前进,刚才说了嘛,上岸时大部份部队已经被风吹得不成建制,比如反装甲的火箭筒,在那里啊?都沉到海底了,而且一开始也料想敌人没有坦克的,所以准备也没很齐全,只好用打坦克的老方法了,把几颗捆在一起丢到下面去炸坦克的履带,结果不知道这坦克新型的还是怎样,试好几次都没用,还牺牲好多弟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耗子闻猫屄,送死啊!」

 

「这坦克一开出来,我们身边都只有轻武器,对他完全是束手无策,一辆坦克就几乎横扫了一个连。这坦克大慨是看出我们没法对付它,就横行霸道了起来,在滩头上用S型在行进碾压,见人就压,来回压了好几次,好多战士就惨死在它的履带之下,我幸运躲过,旁边一个弟兄就没那么幸运了,履带压过他身上,我亲眼见他一点点的被卷进履带中,整个人已经被碾了一半,上半身还一直想要爬出去,战车驶过,他整个人都被压到沙子里了。唉…后来我孙子爱看美国那个狄斯奈的卡通,米老鼠与唐老鸭,每次里面人物被压扁像张纸一样还会飘走,孙子看得哈哈大笑,我确是看得心惊胆跳,那一幕永远忘不了,仿佛闭上眼睛就浮现在眼前」

 

「最后敌人包围了上来,残余的几个人最终都在滩头被俘虏,但我后来有听说,我军还是有增援部队上海,突破包围与敌军进行巷战,只是后继无力,支持无法赶上,遂遭到全歼的命运」

 

「哼!当然是解放军战斗意志强,国军这次只是运气好一点,谁都知道国军就是一群只会内斗的乌合之众,但是运气好谁都挡不住,硬着头皮被逼上战场,还莫名其妙阴错阳差的打胜战,怎么说勒!现在他们自己也承认了吧!刚好有辆演习故障的坦克停在沙滩上,又来了两辆一起拖,还是拖不动,没想到解放军一上岸,故障自动又好了起来,就直接在滩头上以逸待劳了,走了他妈的狗屎运,还敢自称金门之熊,他奶奶的。」

 

「唉…. 253团团长徐博,他真的是个好长官,你应该也知道,他后来一直躲在太武山,一直在等第二波的登陆,最后还是没等到,躲了三个月终于被发现,被押回台湾处决了」

 

「被俘之前,我把党证撕碎了吞肚子里,就这样,这秘密我藏在心里六十几年,以前就连我老婆孩子都不知道这件事,那么多年,我心里真的害怕,每一天都觉得好像有人要来抓我一样,有时候半夜听到楼下有脚步声,或着楼梯间邻居家开门,我都会吓得惊醒过来,直到了这几年,我才比较敢讲,要不是我儿子向我保证,我根本也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好啦!我们都被俘虏,之后他们把我们这些俘虏带去台湾”集中学习”,说好听是”学习”,就是洗脑啦!如果只是简单的洗脑倒还轻松,在那里简直就是备受折磨,各种酷刑又打又骂,还要忍饥挨饿,那时候很多人心想,台湾很快就会解放了,坚决要与敌人做斗争,坚持到底,所以用各种手段与国民党周旋,当然也有些当兵不久或着原本就在国民党部队里当过兵的人,意志不坚很快就退让,甚至还反过来指认,咬老长官一口,就这样,很多人就”蒸发”了。」

 

「唉…说起来我也算”意志不坚”的那一类人,我隐瞒了我共产党员的身份那么久才得以茍活到现在,不过我绝对没有出卖同志,这个你们要相信我。」

 

「后来,国民党把很多”顽冥不灵”的顽固份子都送回大陆去,国民党这招真的是狠毒,我是指当年,他们很清楚知道这些人回去会有什么下场,放他们回去还有分化的作用,唉!真是可怜了这些老战友,我一想到他们,真的是羞愧无地自容」

 

「你问我国民党统治好还是共产党统治好?你为什么這樣问?我不答!」

 

「…………..我还是提醒你一下,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往事”,”往事”啊!往事只能回味的往事,那些都是历史了,忠实得提起来也算是对历史有个交代,那时候想的并不代表现在想的,尽管我刚才对国民党有很多批评,但那都是历史了,好歹我也在台湾这几十年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得以含饴弄孙,也看到复兴基地台湾这几十年来社会在蒋总统与国民党的领导统治之下的明显进步,这都有赖于国民党政府英明的政策决定,政通人和,社会安定,经济富裕繁荣,尤其这几年,两岸又和平稳定发展,不用像过去每天生活在战争的恐惧当中,比较起来当然是国民党统治好啊!那还用说吗?」

 

访问结束后走出老先生住的公寓,才走到巷口,眼角就瞄到老先生的儿子跟在后面,他见到我瞄到他,就跟了上来,一脸歉意。

 

「真是不好意思,我父亲非要我跟着你后面,说要看看你到底是调查局派来的还是警总来的…这几年他老年痴呆症比较严重,总觉得一直有人在监视他…」

  评论这张
 
阅读(11181)| 评论(4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